中文版|English|日本語
文化小故事当前位置: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 文化小故事

一线牵

发布时间:2010-8-11 10:32:55 来源: 点击:
文字大小: 保存 收藏 打印

夜晚的都市华灯初上,霓虹闪烁,处处洋溢着美丽和宁静。
工作了一天的向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宾馆,屈指算来他已经离家近半月了。工作已近尾声,再有几天就可以见到心爱的宝贝儿子了。想到这里。向东一阵的兴奋,顿觉一天的劳累消失了许多。
简单洗漱完毕,和衣就寝,望着天花板,思考着明天的工作,不知不觉便进入了梦想。叮叮铃铃……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,惊醒了沉睡的向东。
他一轱辘爬起来,抓起电话:“喂,喂,是小雨吗?快讲话啊!”一阵孩子的哭声从听筒中传来。
“爸爸,咱们家鱼缸里面的金鱼不停的向水面上跳,会不会要发生地震?我害怕啊……”
“爸,我头很痛,身上好难受,我好想你,好想妈妈啊!呜呜……”
“儿子,不哭。爸爸出差在外不能回家,我会让邻居张婶婶或同事王叔叔、刘阿姨和你做伴的,不怕,你是男子汉。乖,听话啊……”
挂断电话,向东立即拨通了邻居张婶的电话。恰巧是一阵嘟嘟嘟的忙音。他急忙拨通了同事小王的电话。
“喂,是小王吗?不好意思,又要麻烦您了。请您赶紧到我家看一下,小雨是不是不舒服了。拜托了!”
“说啥哩,向东你放心,我现在就去!”撂下电话,他习惯性地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,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。小王疾步向向东家赶去。
门未锁,虚掩着。小王拉开房门,小雨蜷缩在沙发一角,面色通红,身体却在瑟瑟发抖。
“王叔叔!”小雨哇的一声哭出声来。“我害怕啊!叔叔我好冷啊!”
小王紧紧把孩子揽在怀里,随手抹了一把脑门——滚烫。心里暗自言语道:这孩子在发烧啊,不行,得赶紧去医院。他立即抱起小雨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此时,远在千里之外的向东正在焦急的等待小王的电话。孩子咋样了?不会出事吧?他不敢往下想。
医院里伴着刺鼻的药水味儿,检查、化验、输液,一切都在紧张的进行着,二个小时后,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下,孩子病情渐渐得到稳定。小王擦了擦浸满额头的汗水,这才想起向东。
“喂,哥们儿,是肺炎。送来的及时,没事儿了,孩子现在病情已经稳定,正在打点滴,放心吧!”
“谢谢!谢谢!”
“说啥呢?咱们是好哥们!快休息吧,明早,不,还能睡几个小时,这边有哥们儿撑着呢……”
放下电话,向东毫无睡意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每每听到小雨那稚嫩、惊恐略带哭腔的声音从电话线那头传来时,向东那颗牵挂的心就会再次悬起;每当老师打电话告知孩子学习成绩下降时,他的心犹如刀搅一般的刺痛,对孩子的那种愧疚使他无法入眠。
向东是中光学集团光电公司的一名技术业务骨干,是公司的劳动模范。近几年随着公司业务量的不断增加,原本繁忙的工作更加繁忙,每月几乎有近一半的时间出差在外,再加上妻子又在外地工作,没法照顾孩子,夫妇俩常年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。工作的繁忙和生活的艰辛不曾使他皱眉头,可最让他放心不下的还是年幼的小雨。
小雨今年八岁了,活泼可爱,每每向东出差,总是千叮咛万嘱咐。可孩子毕竟是孩子。人在外地,孩子一个人在家,生活咋样?学习成绩如何?特别是晚上更是让他担心。其实,为了照顾他的生活,平日里邻居们没少帮衬,东家做饺子,西家做糖醋鱼,总忘不了给小雨留一份。每次出差回来,向东也总是尽可能地抽出时间弥补对孩子的那份亏欠,可这是远远不够的。
想到这儿向东一阵的愧疚,暗自责怪自己没用,没照顾好孩子,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。
可转念又一想,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公司培养的结果,现在公司需要我,我有责任和义务为公司奉献才智。自己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?
想到这儿,向东换了一个姿势倚坐在床上,打了个哈欠,耳朵上方的小脆骨发出咯嘣咯嘣的响声,下巴好不容易才木木地回闭过来,此时,他感到脑袋像灌了铅一样沉极了,眼皮却纹丝不动,好像是被502胶水牢牢地粘住似的。他索性闭着眼睛翻身下床,摸摸索索地到洗手间,将头埋进面盆中,任由冰凉的水从头浇下。渐渐地他感觉好多了,抬眼望着镜中那张疲惫的脸,眼中布满了血丝,嘴角旁的胡子仿佛一夜之间像刚割过的韭菜一样又长长了许多。
穿衣起床,洗漱,他不停的告诫自己,精神一点!精神一点!完成任务早点回家!(赵冀红)

Copyright (C) www.lida-oe.com.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:利达光电 豫ICP备06002370号

豫公网安备 41130302000243号 豫公网安备 41130302000244号 豫公网安备 41130302000245号 豫公网安备 41130302000246号 豫公网安备 41130302000057号